看火小说 > 玄幻魔法 > 从走路开始修炼 > 第三百二十八章 晋升天相六重境

第三百二十八章 晋升天相六重境(1 / 1)

他的身子站了起来,身躯竟有些颤,他的脸色惨白。

动手!

哑巴手中的锅舞动起来,上下翻飞,瘸子走路似乎也不再一瘸一拐,而是单手紧握拐杖,瞎子则是手持杀猪刀,刀背极厚,显然这把刀也是有几分重量。

苏洵的心中有种强烈的危机感,这三人要使出什么样的招式,他看不清楚,更无法推测。

未知,一切都是未知,未知便意味着他无法躲避,无法进行正确的判断。

就在此时,那把杀猪刀如同战斧一样,飞速的朝着苏洵袭来。

杀猪刀中抖出数十道虚影,这虚影看的人眼花缭乱。

虽然是一口简单的杀猪刀,但瞎子将自己所学种种融合其中,这把刀,已经不仅仅是攻击的武器,而是他的一式神通。

数十道虚影相互缠绕,朝着苏洵的脖子抹去。

苏洵心中微微一惊,不假思索的将手中的赤霄剑抓了起来。

一剑挥砍而出,剑中变化奥妙无穷,剑中有剑影,简简单单的一剑,却也蕴含着苏洵对剑道的理解。

虽是简单一剑,但其中的奥妙无穷,其所蕴含的道理,也令人晦涩难懂。

他一剑劈砍过去,足足抵挡了十道杀猪刀的虚影,第十一道杀猪刀的虚影,却依旧朝着他攻击而去。

苏洵不敢怠慢,他的另一只手朝着虚空狠狠抓去。

这一抓之下,将那把杀猪刀紧握在手中,他的掌心一疼,旋即掌中割出一道血痕。

掌中的这把杀猪刀,仍旧不断高速的旋转着,不断的切割着苏洵的双手。

直到最后,那高速切割的杀猪刀不在跃动。

鲜血缓缓的从苏洵的掌心中溢流出来,他没有看手掌,但却明白,掌中已然有数十道伤痕。

尤其是那高速旋转的瞬间,更是将他的手掌切的血肉模糊。

他的真气雄厚,护住了掌心,并没有让切割的深度继续加深。

苏洵的手在颤抖,直到数息后,他方才稳住自己那只抖动的左手。

果然有几下子,能够硬抗老夫的杀猪刀,瞎子眯着一只独眼,看向苏洵。

我的资质愚钝,无法看出这杀猪刀中的玄机,只能用肉去硬抗,苏洵颇为自嘲的开口。

你的确是一个对手,这样我们三人也不算是以大欺小了,瞎子继续开口。

劲风吹起,四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中。

但他们的气息却在不断的叠加。

大战,一触即发。

苏洵的眉头紧皱,他明白,若是让这几人将气息一酝酿到极致,那么接下来只有身死的结果。

所以,他不在等待气息叠加,而是采取先发制人。

铮——

一声剑鸣声传出,苏洵手中上百斤重的赤霄剑看起来行动极为迟缓,但却在虚空之中留下一连串的剑影。

这些剑招,看上去简单明了,但其中的道理,却并非人任何人都可以理解。

在这种剑法下,苏洵整个的气息变得狂暴异常,剑光掠过,剑影轮动。

这剑中似有山河大川流动,时而又如同湍急水流,一浪叠过一浪,一剑更比一剑凌厉。

不要让他剑招叠加气息,瞎子爆喝一声。

三人纷纷祭起手中的杀猪刀、拐杖、一口大锅。

此时,虚空之中,人影攒动。

剑气如虹,剑光闪过之处,皆是留下一片片的齑粉。

周围的树木尽皆被砍断。

苏洵挥刺赤霄剑,赤霄剑时而缓慢,时而极快,其=剑法中的精髓被他发挥的淋漓尽致。

他已经无限的触摸到剑道的门槛。

苏洵一遍遍的挥动着剑,同时加上他身法的配合,让他的行踪飘忽不定。

想要捕捉他的身影和锁定他的气息,却也是很难的一件事情。

随着赤霄剑挥刺的快慢,苏洵的气息也在变化。

快则气息狂暴,慢则兼容并济,他的气息也趋向于平稳。

有时,剑仿若就是苏洵自身,有时候则是一股杀伐之气。

他的这种气息变化,毫无规律可言,三人想要捕捉到苏洵具体的踪迹,却也是极为困难。

刺、挑、撩、拨、击、每一剑挥出,蕴含着都是好几种组合的招式,这些招式组合极为复杂。

数个会合后,三名老者的身上就受到了不同的伤痕,这些伤痕虽然并未致命,但却令三人流血不止。

同样的,苏洵的身上,也受到了不少的伤。

尽管他的身法巧妙,但毕竟以一敌三,三名老者硬碰硬的与他对了三掌。

仅仅三掌,便让苏洵感受到双手麻木,那道掌中的血痕,还未痊愈,便又加深了几分,他能感觉身体内的骨头快要散架。

此时的他,面色惨白,体内的真气不住的流逝着。

手持赤霄剑,他的身躯不住的颤动,剑插在地上,苏洵大口大口的喘息着。

三人却丝毫不给苏洵喘息的机会,狂风骤雨般的攻击再次席卷而来。

苏洵拿起那带着血的绢布,蒙上眼睛。

他将自己的心神归于平静,渐渐的进入那种忘我的境界。

此时的他,看不清周围的一切情况,但却比任何时候都清楚周围的一举一动。

在他的脑海中,剑化万千剑影,万剑归宗,剑影八方,无数的剑招在脑海中不断的重组,剑招与剑招之间非但没有冲突,反而相互衔接。

片刻后,他突然挥动赤霄剑,只觉得这剑招中有种古怪。

这一刻,他好像忘记了怎么使用剑。

他就如同一个初学剑的剑者,剑在他的手中,很沉。

每挥动一下,苏洵体内的真气便会大幅度的流逝。

怎么回事,面对这突兀的一切,苏洵显然有些不知所措。

不过凭借着他的心性,很快便恢复了神色。

约莫过了一会儿,他脑海中的那些剑招竟然消失不见。

他完完全全的忘记了剑招,剑如何挥、如何刺,他竟然记不清楚。

这小子不会用剑了,哈哈,一旁的瞎子看到苏洵的这幅模样,的大笑一声。

抓住机会,三人的攻击骤然间如约而至,三道掌力打入苏洵的体内。

这一击下,苏洵的身子被狠狠的抛向远处。

他的体内,气息紊乱。

三人合力的一击,打的他的灵魂差点与肉身脱离。

他只觉得胸口异常的火辣,口中又是喷出两口鲜血。

但他的手中,依旧紧紧握住赤霄剑。

剑在,人便在,若剑不在,那人活下去也就没有意义。

鲜血自口中溢出,他的身上,没有一处没有受到伤害,一袭青衫,已经被鲜血沾染。

即使受了多重的伤,苏洵的身躯也没有倒下,他的意志极为坚定。

他轻轻的触摸着赤霄剑。

突然,骤然间的疼痛感,传遍全身,他能够感受到手中的血痕又加深了一些。

若不及时处理,只怕这只左手怕是要废了。

忍着疼痛,苏洵两只手握起了剑。

他的身躯剧烈颤抖着。

战,战至最后一刻,这是他心中最后一个念头。

若是换做其他的人,只怕早已经倒下,但苏洵的意志何等的坚韧,没有什么事情,能够让他屈服。

纵然身死,他也不会倒下。

尽管全身疼痛,尽管他已经使不出更多的力气,但在这一刻,支撑他起来的,并不仅仅是力气,而是毅力,是他心中的执着。

一剑舞动四方,天地为之泣!

无数的剑雨随着苏洵的动作,飞一般的朝着三名老者攻击而去。

剑雨之中,苏洵的身躯好似与赤霄剑融为一体。

这一招招剑势,如羿射九日、如帝骖(can)龙翔、又如江海凝清。

一剑更比一剑猛,剑影闪动,似闻未见,剑中精髓,如呈眼前。

此时苏洵使出的剑,没有杀伐,没有华丽的剑招,更没有大气磅礴的气势。

这剑,只有朴实简单。

这一招招苏洵不用刻意去记,刻意去想,他由心而意发,他的身法形意神,已经融入这剑中。

一招招形如流水,自然流畅,剑光闪过,如同落日长河,剑影掠过,犹如鱼龙吞口。

此时,他那原本近乎枯竭的真气,竟然充满着磅礴的力量。

这是……

苏洵怔怔的看着这一幕,天相六重!

在三名老者强大的压力下,他久久不曾突破的境界,终于突破了,他如今已经是一名天相六重修士。

跨境界突破,这可真爽。

他那无限接近剑道的门槛,似乎在这一刻突破了。

有时候,压力太大,容易压垮一个人,但苏洵非但没有被压力压垮,反而因为巨大的压力而成全自己。

这也是苏洵第二次修炼出的一条大道,除了不舍大道,便是剑道。

他挥出的剑,此时已经不仅仅是剑招,而是带着道纹的剑道。

狗崽子,竟然在这种情况下突破。

三名老者的眼中带着一丝狠色。

速战速决,若是让他喘息过来,我们三个便会被逐个击破,结巴有些焦急的开口。

三人滂澎湃的力量如同洪水一样袭来,他们想要用近乎霸道的力量,将苏洵摧毁。

晋升到天相六重境,苏洵只觉得体内的真气比之前多了整整数倍,他此时仿若感觉到身体内有无穷无尽的力量。

就连他那左手间的血痕,也在飞速的愈合。

突破给他带来的好处,也是极大。

他的体质,他的力量,他的实力,都有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在这生死之战,在三名老者的巨大压力下,他突破了。

最新小说: 诸天: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:开局拜师李牧,剿灭匈奴